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 71年李讷结婚,主席托人送来嫁妆,李讷看后泪目:我懂爸爸心意

发布日期:2022-06-30 08:36    点击次数:207

婚礼本来是件很喜庆的事情,但现在逐渐也成了某少部分人炫富、拼爹的场合,像某些明星的婚礼花费动辄上亿,更甚者十几亿;就算是普通人家结婚也是十几辆婚车开道,摆几十桌酒席宴请宾客,花费也得在几万、十几万。

而1971年,毛主席最小的、最疼爱的女儿李讷结婚时,也只是在下放劳动的干校举办了仅有十几个人参加的极简单的婚礼,父亲都没有亲自出席女儿的婚礼,更别提是大操大办了,连嫁妆都是主席托人给女儿送去的,李讷看后泪目:我懂爸爸心意。

主席给心爱的女儿准备了什么结婚礼物呢?

李讷的童年

李讷1940年出生在延安,她是江青和毛主席唯一的女儿。

毛主席那时候已年近五十,这也属于是老来得女了,毛主席对于小女儿是十分的喜爱,给女儿取名李讷,主席是希望女儿做个少说实干的人。

李讷比其他哥哥姐姐要幸运得多,父亲没有把她送到保育院,而是把小李讷留在自己身边生活。

毛主席对小女儿很是上心,每天工作之余都会像普通父亲一样陪伴着女儿玩耍,而女儿的出现也是唯一能让毛主席离开书桌的缘由,久而久之,毛主席的卫士们都知道了这个规律。

李讷年幼时正是抗战最紧张的时期,毛主席经常夜以继日地工作,这让他身边的卫士和其他工作人员很是担心主席的身体。

但主席对他们的劝说总是充耳不闻,后来,只要主席已经工作了挺长时间,卫士们就赶快把小李讷找来,让她去看看父亲。

主席只要一看到李讷进来,立刻就放下手头的工作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带着小李讷去院中散步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或者教女儿背诵诗词。

虽然主席很喜爱李讷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但是仍不会让女儿享受半点的特殊优待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要求与李讷的其他哥哥姐姐们一样的严格。

建国后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李讷也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

九岁的李讷进入北京育英小学插班读三年级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去学校报名前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毛主席郑重地告诉小李讷在学校不要告诉别人自己是毛泽东的孩子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不要想着搞特殊。

懂事的李讷都一一答应了没想到儿子的这么大,学籍表上家长登记栏里填的都是警卫员的名字。

李讷的青年时代

李讷小学毕业后,考入了姐姐李敏正在就读的学校,毛主席对李讷姐妹俩再次重申了要求:在学校不能透露自己父母的名字,不要想着搞特殊。

两个女儿也执行得很好,直到中学毕业,学校也没有人知道毛主席的两个女儿在这里就读过。

从高中开始,李讷从小受到父亲熏陶的文化功底开始显露出来,她特别喜欢古典文学和历史,对写作也很有兴趣,她的作文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

李讷的志向是研究历史和写作,但当时的环境是大家伙都选择理工科,有一句话在当时是很流行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李讷的母亲江青极力主张女儿往理工科发展,甚至为此母女俩还大吵一架,李讷本来是很尊重母亲也很听母亲的话的。

但这次为了自己的将来,她的态度也很强硬,在父亲的支持和老师对母亲的劝说下,李讷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北京大学历史系。

上大学后的李讷依然和普通的大学生一样:住集体宿舍、吃学校大食堂,周末骑自行车或坐公交回家,和同学一样参加劳动,没有任何人能想到这个穿着普通和其他同学一起生活一起上课、劳动、玩耍的姑娘是毛主席的最喜爱的小女儿。

即使是在困难时期,李讷也没有因为父亲的关系受到丁点的特殊优待。

而此时的李讷也已成长了一位有理想有担当的大姑娘了,知道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她也想为国家为父亲做些什么,在给学校报口粮时她报了十七斤,要知道她可是正在长身体的阶段,十七斤根本就是不够吃的。

有时候卫士们看李讷老是饿着肚子,走路都没有精神,他们心疼这个他们从小看着长起来的姑娘,就会偷偷塞给李讷一些零食。

可是一旦被主席发现,李讷总免不了挨一顿说。

李讷挨了说心里难免会有些不舒服,但事后听卫士们讲父亲说完她暗地里也会抹眼泪,其实父亲是很疼她的,但谁让她是主席的女儿呢,主席的女儿就不能搞特殊化,甚至比普通人还得能吃苦。

父亲能做的就是在李讷周末回家时,假装自己吃饱了,让女儿能饱饱地吃一顿。

就这样,李讷的身体在这几年的困难时期因营养不良生了一场大病,为此还落下了胃疼的毛病。

1965年,李讷从北大毕业了,她被分配到《解放军报》成一名初级编辑,她和报社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吃饭在食堂排队,上下班骑一辆旧自行车,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高干子女的样子,自然也没人知道她是谁的女儿。

由于李讷的文学功底深厚,知识面也很广,所以很快就在报社崭露头角,一年后她就升到了总编的位子。

特殊时期开始后,李讷就做了毛主席的联络员,负责了解北京各大学的运动情况。

李讷的婚姻

毛主席关心儿女们的婚姻大事,但绝不会去干涉他们的婚姻,他提倡自由恋爱,尊重孩子们的想法。

自从李讷参加工作后,毛主席就跟普通家庭的父亲一样开始关心起女儿的婚姻大事,李讷都快三十了,就是放到现在也是步入大龄剩女的行列了。

一次,李讷周末与父亲闲谈,毛主席对她说:“你也不小了,也该解决下个人问题了,我不要求你找什么门当户对的,管他是农民还是工人,只要人好就行。”

李讷知道父亲是真心为她好,满口答应。

1970年,毛泽东为了让李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让她去江西“五七干校”劳动。

懂事的李讷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动身前往江西,这时的她仍然是孤身一人。

在五七干校的李讷是孤独的,由于那时仍处在特殊时期,这里的人员多数是各地下放劳动接受再教育的党员干部及干部子女等,其中不乏会有人是清楚李讷的身份的,为了避免祸端,人们对她很是疏离,所以在这里她没有能一起谈天说地的朋友。

再加上这么多年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已经养成了内向孤独的性格,就算她想按照父亲的要求与广大群众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但孤僻的性格加上她敏感的身份还是让她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那时李讷的堂姐毛远志、堂姐夫曹全夫都在五七干校任职,姐夫还是干校的重要干部。

在李讷来干校时,毛主席和江青就委托她的堂姐夫妻俩帮忙给李讷物色个对象,曹全夫也很是上心,他给李讷介绍过好几个他觉得各方面都不错的年轻人,但是李讷一个都没看上。

每次曹全夫给毛主席汇报干校情况时,他都会跟主席讲下李讷的情况,主席也只能是无奈地叹口气直摇头。

就在大家都在为李讷着急时,一名年轻男子的出现改变了这种状况。

这名男子姓徐,是北戴河管理处招待所的一名服务员,小徐生性开朗,待人热情厚道,来干校不久就与人们打成一片,人们都很喜欢这个小伙子。

小徐看到李讷总是那么独来独往,大家对她也是敬而远之,就连干活时都没有人愿意跟李讷搭伙,小徐就主动与李讷搭伙,有了小徐的帮忙,活很快就干完了,李讷很感谢小徐,小徐只是憨厚的笑笑没有说什么。

之后小徐就经常邀请李讷散步,干活时也经常与李讷搭伙,时间一久,小徐的热情、真诚打动了李讷,他们相恋了。

李讷和小徐的恋情在五七干校引起一片哗然,虽说现在是自由恋爱,但李讷毕竟身份太特殊了,不管是出身还是学历,二人的差距都是很悬殊的,所以这段恋情在当时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江青的耳中,并遭到了江青强烈的反对,但是李讷已经铁了心要和小徐结婚。

于是,李讷写了一份结婚报告给父亲,父亲在确认过小徐的政治背景和家庭背景后就欣然同意了女儿的请求。

1971年,李讷和小徐准备在干校结婚,毛主席无法来江西参加女儿的婚礼,但是他还是很重视小女儿的婚姻大事的。

虽然他无法亲自去参加女儿的婚礼,但他还是派了跟李讷平时关系很不错的卫士千里迢迢地代表李讷的“娘家人”去江西参加她的婚礼,同时还带去了给女儿的嫁妆和给女儿的亲笔信。

卫士带着主席的亲笔信和一个包的方方正正地沉重的大包袱赶到五七干校时,早已等待多时的李讷接过父亲的亲笔信,看着父亲那熟悉的字体和充满着父爱的字句,李讷眼眶都红了。

读完了信,李讷奇怪地看着那个大包袱,岸英哥哥结婚时父亲给的是一件旧大衣;岸青哥哥结婚时父亲送的是收音机和手表,父亲给自己的会是什么呢?

李讷期待地打开这个大包袱,映入眼帘的是一套三十九卷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这份嫁妆很出乎意料,就是送嫁妆的卫士也没想到。

李讷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明白父亲的意思。”

父亲是让她坚持好好学习马克思主义,坚定地走马克思主义路线,为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生。

这段特殊时期的婚姻虽然不到两年就宣告破裂了,但是主席对女儿深沉的爱、对女儿的深深期望却是表露无遗。

据李讷回忆,在她离异后带着儿子能艰难地生活下去,得益于父亲早期对她的严格要求和教导,这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这才是一个父亲对子女最深的最真的爱。



相关资讯